当前位置:首页 >> 各领域工作 >> 党外代表人士队伍建设 >> 内容

陈志列:挺起中国创造的脊梁

发布日期:2020-09-02  来源:市委统战部  浏览次数: 字号:【


 

       他是中国特种计算机行业的先行者,他沿着自主研发与科技创新之路,率领研祥团队打破西方对中国特种计算机领域的垄断,引领了行业的全球标准。———他就是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常委、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理事、深圳市政协常委、深圳市工商联主席、研祥高科技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志列。

  2016年3月4日,是陈志列终生难忘的一天。那一天,他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在北京出席全国“两会”,在全国政协联组会上,他的发言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三次回应。“我们确信,我国非公有制经济将迎来像1992年小平南巡那样的春天!”参加完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回到深圳的陈志列,分享了他参加全国政协联组会议的体会。

下海激情创业

  1990年,陈志列从西北工业大学研究生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航空工业部的设计院工作。一年后又被派遣到设计院在深圳成立了一个窗口单位,领导说:“小陈你去特区锻炼锻炼吧!”当时每个月不仅可以领到北京的工资,还能领一份特区补贴,这已经是很好的待遇。“奉命”来到深圳的陈志列埋头于忙碌的工作,希望做出更多的成绩。然而,他的人生轨迹在1992年发生了重大的改变。

  1992年1月,小平同志发表了著名的南巡讲话,肯定了深圳改革开放的方向,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深圳掀起一股非常明显的创业和投资热潮,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这股创业的热潮也深深地影响到陈志列。促使他下海的直接原因是一次特别的饭局。在一次与很熟的同学、朋友吃饭时,在座的六个人中五个人都拿出了新名片,头衔都是董事长兼总经理,大家谈得最多的话题是创业经历、市场经济等。这些人纷纷劝他说:“陈志列,你的智商不比我们差啊,你也创业吧!”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思考和分析,在这股创业浪潮的推动下和同学朋友的激励下,陈志列彻底被深圳激情创业的浪潮“卷”下了海,决定自主创业。

  陈志列开始对自己的未来进行了规划。他是学计算机的,硕士毕业后,又做了几年工业计算机产品应用的市场推广和销售,对我们国家工业计算机市场情况已经比较熟悉了。改革开放后,我们国家搞四化,这里面最核心的基础平台就是工业计算机,这是国民经济各骨干行业和领域都大量需要的核心产品技术,需求巨大。而当时国内的工业计算机市场,都被海外知名品牌一统天下,高端工业计算机更是以美国为首的“巴统”对华禁运的主要产品技术。对于广大的工控用户来讲,只能被动接受国外的二流技术,而且价格太高,始终无法摆脱受制于人的现状。对此陈志列心里颇为不平:我们也懂技术,凭什么任由外国人摆布?如果我们闯出一条路,能够拥有自主的产品技术和品牌,不仅能占据广阔的市场,又会得到政府的大力扶持,这样的事情值得去博!所以决定做自己最熟悉的工业计算机系统产品的研究、开发、制造和销售。

  工业计算机是一个比拼技术实力的行业。它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技术、生产、品质控制等进入门槛的标准要求高,进入周期长,研发新产品承担风险高。研祥成立之初面对的都是全球顶尖品牌产品,这就意味着在你还没站稳脚跟的时候,就要在相同平台上按照国际标准,跟世界最强的企业竞争。而这个领域客户最关注的是产品的性能与可靠性。很明显,不像其它行业有强、中、弱生存的空间,小企业可先简单模仿,然后逐步做大做强。而工业计算机行业仅靠模仿、山寨等方式是走不下去的,唯一可行的道路就是一切立足于自主。所以,一开始就逼得陈志列的团队要站到高峰上,做好准备在国际规则下竞争发展,在产品研发、生产的各个主要环节采用与国外知名品牌企业同样严格、严酷的标准。因此只有一条路,就是必须坚定地选择和坚持通过自主研发和自主创新、做好做强自主品牌的道路,排除万难坚持下去。

  工业计算机行业需要的是综合了多种专门技术的产品开发,在这个行业要做自主品牌产品,需要持续大量的投入。在逐渐深入其中后,陈志列他们发现研发的困难超乎想象,“把钱丢进水里都听不到一点响声”。很多和研祥同时期、同类型的企业都因为这个原因而中途退出。但是陈志列没有退缩,因为他坚信:“把难做的事情做好就有钱赚,而且会有较高的利润率”。在开始产品研发的头两年,陈志列就投入了当时能聚集的全部家当共三千多万元,用于自主品牌、更符合本土需求的产品研发,第二年就推出EVOC自主品牌的新产品。


高手诚聘高手

  刚创业的时候,陈志列只租了一间28平方米的办公室。有些时候,大家也为这种寒碜感到信心不足,陈志列就打气说:这里是“研究生的发祥地”啊!公司的名字“研祥”也就由此而来。这显示了创业团队立志凭借自主研发与创新、打破由海外品牌一统天下局面的志向、自信和底气。

  创业后经过两年的拼搏,他们淘到了第一桶金,同时具备了做自己产品与国际品牌过招的基础。陈志列就想将已经考虑很久的想法付诸实施,那就是做研祥自己的品牌!他当时有点担心是,做自己品牌需要将赚来的钱几乎全部砸进去,创业团队成员的想法是否能统一?于是在1994年的秋天,他们一起吃饭讨论,这是一个决定未来的重要饭局,大家心里都有一股带着理想主义色彩的民族情结,他们达成了一致:放手一搏。

  为了招揽人才,研祥在1995年8月的《计算机世界》报上打了1/4版广告,当时定下的题目是“高薪诚聘高手”,但由于文员疏忽,打成了“高手诚聘高手”。结果,这则招聘广告竟然在全国引来了100多位“高手”竞聘,其中包括后来的公司总工程师朱总。在江浙一带的工控行业里,朱总也算得上一个知名人物,看到这则广告后的反应是,这家公司太牛了,得来会会!朱总凭着对成功的梦想,不远千里从老家来到了深圳,投奔到研祥。陈志列见到朱总后只说了一句话:“就凭为这句话就敢来深圳闯荡,这样的人我要了!”

  如何打造能量强大又善于协同作战的研发队伍,陈志列带领的研祥团队也经历了从依靠技术“大拿”转变为专业化团队协同攻关的探索过程。开始,他们也非常青睐中餐大厨式的技术“大拿”。一有攻关任务,一两个技术精英带上几个兄弟,很快就把产品做出来了。这种模式在创业初期优势明显,容易取得突破。但是,随着企业不断做大,这种模式的弊端日益显现,会使公司研发上的知识连续性受损,容易导致企业没有后劲。觉察到这些风险后,陈志列立刻采用专业化团队分工协作形式,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发挥各自优势,确保稳定持续。从一开始就明确规定,产品的技术和知识皆属公司所有,一切大小方案在评审时都要摆到桌面上,不能只是装在个人脑子里。而且,所有的设计文档通过评审后都要存档。实践证明,协同作战无论从效率还是公司利益来讲,目前都是最好的选择。


定价权,中国造

  陈志列经常强调:核心技术不仅为企业带来定价权、带来更高的毛利,更能形成技术排他性和技术壁垒,让我们在和别人竞争中处于舍我其谁的优势。

  研祥在开拓国际市场的初期,也想通过价格战作为突破口。在美国参加的一次全球顶尖的专业展会上,研祥对一款产品的报价是250美元,他们觉得已经有不错的利润空间了,但国外客户说这款产品在美国卖950美元,最低不可能低于870美元,你们报价这么低,产品质量与可靠性就不可信了。由此他们得到了深刻的启迪:科技企业的关键在核心技术,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才能让企业保持竞争。

  公司成立初期,陈志列提出的产品研发定位是“只要用户需要的,就是我们要做的”。研祥在产品设计、研发方面都始终围绕客户的需求,为用户量身定制适合不同行业、不同领域需求的专用计算机产品,快速反应、马上行动,贴近市场求生存。随着他们对各个行业市场需求的深入了解、核心研发能力的不断提高以及对各个行业新产品应用解决方案技术经验的不断积累,陈志列又适时提出产品研发的新定位:市场需求导向与新技术引导导向双重并重,即“研祥所做的,就是市场需要的!”

  由于中国的国情,自动化设备运营的工况环境要劣于国外。抗干扰能力的比拼,就成了研祥与海外巨头竞争的一大突破口。2002年深圳地铁一期工业计算机控制系统公开招标,研祥和德国巨头S公司站在了最后的擂台上。深圳地铁的工况环境非常恶劣,且电磁干扰非常大。两家对决的方式是,每家出10台设备,并用包装封闭起来,让人看不出哪台是哪家的,然后放在最恶劣的工况里运转两周,谁的故障率低,谁就胜出中标。最后正式公布的结果:10台出故障的设备里,S公司占了9台,而研祥仅有一台!这一战让研祥在地铁领域扬威立名。后来深圳地铁从二期开始就只用研祥的设备;广州地铁从一期开始、北京地铁从五期开始也都只选择更加可靠的研祥产品。

  2010年上海电气在承接一个海上风电成套设备项目的产品集成时,一位负责此项目的工程师大胆推荐已经严格考察了两年的研祥专用计算机系统产品,与德国P公司的产品同台竞争;经过专家组的仔细对比评估、严格的实验与现场测试,得出的一致结论是:研祥的风电专用计算机系统产品不仅在产品性能、运行的可靠性等方面完全可以与德国P公司的产品媲美,而且更适合海上严酷复杂运行环境的需求,具有更高的性能价格比。因此采购了上百套研祥的产品取代了P公司的产品。

非经典企业文化

  从创建研祥开始,陈志列就非常注重企业文化的建立和建设。在公司发展过程中形成和深化的以鼓励创新、追求效率、脚踏实地为特色的企业文化,有力的支撑着企业的稳健和持续发展。我们将其总结、称之为“非经典企业文化”。在2004年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的《研祥—非经典管理》和2007年凤凰出版社出版的《研祥—再造非经典》中,全面提炼了研祥在企业管理创新和企业文化建设创新方面具有鲜明特色的各种理念和经验。其中典型的有:

  在鼓励创新方面,陈志列坚定地树立“雷同永远落后,创新才有发展”的理念,明确提出在前行探索的路上,可以左转、也可以右转、但不许停车,鼓励尝试,允许失败;鼓励第一线员工提供有价值的建议;改进首先是服从于市场的变化,而不是越先进越好。

  在追求效率方面,陈志列在创业初期就提出:“一张纸、一支笔,写清楚,TO专人”;随着办公自动化水平的提高,又发展为“频互动、写结论,E专人,馈结果”;要求公司全员淡化级别,有事说事,不要发嗲,不要隐性恭维;对报告或邮件限时回复,不回复视为同意,出现问题照样负责。

  在脚踏实地方面,陈志列坚持推行如实简单、提供建议、推动落实;以变制变,不唯书、不惟上、只惟实。坚持结果导向,以成败论英雄。

  目前全球市场竞争的一个显著趋势就是面临的竞争压力已经从产品竞争、企业竞争发展到产业链竞争,需要龙头企业引领产业链企业携手互助、聚集发展。从2013年起,研祥陆续获批建设了国家特种计算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等三个国家级技术创新平台。这三个平台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建成为行业发展提供技术支撑的研究开发基地、人才培养基地和技术成果产业化示范推广基地。陈志列认为,目前世界公认的强国,都有一些全球知名的工业品牌,它们代表国家的实力,具有全球各个角落的渗透力。当中国即将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时候,中国必然会有一些品牌,在全球有这种渗透力、震撼力,领导潮流的这些工业品品牌,我们希望研祥能够成为其中之一。


近年来,陈志列先后在江苏投资建设了无锡研祥科技园、花桥研祥国际金融中心、南通研祥科技园等项目。回顾研祥走过的创业成长历程,陈志列感受最深的就是: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和深圳良好的创新创业土壤使得研祥成长壮大,自主创新是企业健康发展的不竭动力。只有持续创新,不断抢占行业制高点,才能挺起中国创造的脊梁。
(原文刊载于《华人时刊》2020年第4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483号  苏ICP备05003616号